北京河南生均教育经费可差6倍,中央万亿投入能解难题吗?

特约作者 | 杨三喜 教育领域资深媒体人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明确“中央财政教育支出安排超过1万亿元”,引发关注。在财政过紧日子的情况下,优先保障教育投入,尤其是保障中央财政教育支出,意图很明显,就是要保障教育这一最大的民生。

然而,这个投入是否足够,又是否能解决不同省份教育投入差距过大的问题呢?

不能穷教育,但前提还是得量力而为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2019年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的目标,减税降费力度空前。在这样的情况下,教育支出占GDP的比例继续“保4%”,还首次提出中央财政教育支出安排超过1万亿元(包括中央本级支出和对地方转移支付两部分),充分体现了对教育的重视,但这一历程决不容易。

中国于1993年就提出了政府教育经费投入2000年末达到国民生产总值4%的目标,但直到2012年,才终于实现。虽然迟到了12年,但是这一水平不仅低于发达国家5.1%的水平,低于世界平均4.9%的水平,甚至低于一些欠发达国家。

实现这一目标为何如此之难?主要还是因为我国财政收入占国民生产总值比重较低。比如,1994年,我国财政收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0.5%,如果当时达到4%的水平,按就意味需要将40%的财政投入要用于教育,虽然教育已经是财政支出第一大户,但显然也是不可能的。直到近年来财政收入占GDP保持在20%左右,才稳定实现了“4%”的目标。

引自“城市化观察网”

今年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提出,如果提高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0.1个百分点,新增经费就能满足乡村教师收入翻番的资金需求。粗看,只要增加0.1个百分点,就可以解决290万乡村教师收入翻番的问题,增幅不大,细看却不是这么回事。2018年我国GDP总量为90.03万亿元,0.1个百分点,就是900亿。而2017年,中央财政教育经费为4600多亿,如果这笔钱中央财政教育经费出,那么起码要增加20%,谈何容易?

这笔钱由地方财政出,地方财政也相当为难。由于经济下行压力以及落实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政策,各地财政都很吃紧,连北京的预算报告都直言,2019年为近年来财力最“紧”的一年。而乡村教师收入最低,最需要提高待遇的,往往是财政能力不足的中西部地区。

前一阵甘肃定西发生女童遭暴力伤害事件,被卷入舆论风暴的其实是一名临时教师,她的收入一个学期不过6000元,也就是说这名临时教师几乎没有任何福利保障,月收入不过1500元。

的确是再穷不能穷教育,但在当下的财政收入现状下,改变,并不容易。

“出生地不平等”依然还是最大的不平等

从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促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到2015年将“公平发展”放在“质量提升”之前,再到今年提出“发展更加公平更有质量的教育”,近年来,教育公平是教育发展的绝对主线。

教育发展不均衡,既体现在校际间,也体现在城乡,体现在区域。而背后的直接根源则是教育投入的差距。有句话说,最大的不平等是出生地的不平等,如果翻看教育经费统计数据,对此会有很深的感慨。

不管是生均教育事业费还是生均公用经费,北京都是遥遥领先。以高中阶段生均教育事业费这一单项为例,北京高达61409元,全国平均不到14000元,不及北京的1/4,河南省最低,仅8100多元,不及北京的1/7,即便是上海的38966元,在北京面前也大为逊色,中间差了近3个河南。在普通小学阶段,河南甚至刚到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

而生均公用经费的差距更大,最明显的仍然是普通高中阶段,全国平均3395元,而北京高达21677元,最低的甘肃,仅有2295元,略高于北京的1/9。

以2017年的投入为标准算一笔账,算一算生均事业费、生均公用经费这两项教育投入之间的地区差距。一个北京户籍的孩子从小学读到高中,北京将投入72万多元,而在河南,这一数据为12万。这个算法不一定准确,但是却可以从中看到差距之大。

是河南等地区不愿意在教育上花钱吗?非也,河南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占一般公共预算比例为17%,超过了北京的14%,但是河南人口高达9500多万,而北京户籍人口不到1400万,分下来就是这么大的差距。

目前,为了解决随迁子女入学问题,保障义务教育阶段全国近1900万名流动儿童的受教育权,实行生均公用经费“钱随人走”,但是可随流动儿童流转的仅是中央财政补贴的一小部分,中西部小学每人600元,东部每人650元。这点钱对于人口流入地来说,是完全不够用的。看到这个数据,我们或许就能明白,北京等大城市为什么要严控京外户籍子女入学了。

各地财政能力情况不一,是直接影响教育投入以及教育发展水平的原因。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水平造成的财政能力的明显差距,恐怕也不是中央多投入就能解决的问题。

多渠道筹措办学资金,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办学,提高财政资金利用效率,说起来好像不痛不痒,但对于破解目前的教育投入难题,或的确能发挥积极而有成效的作用。无论是公办还是民办,只要符合安全标准、收费合理、家长放心,政府都要支持,当不限于学前教育,各类教育都应该如此。

增加教育投入、解决教育不平衡,不能再“中央请客,地方买单”

教育投入,尤其是义务教育投入,是一项准公共支出,外部性较强,中央财政本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但在目前的教育财政体制下,中央与地方教育财政事权与支出责任不匹配,形象的说法就是“中央请客,地方买单”。

数据上反映得很明显,2017年,国家财政性教育总投入为3.4万亿,其中一般公共预算安排的教育经费为2.99万亿,而中央教育财政经费仅为4663.16亿元,占15%左右,且增速不高。当然,中央教育财政支出除了中央本级财政的教育支出之外,还有转移支付部分,但总体而言,中央财政支出比例偏低。

以最应该由中央财政承担支出责任的义务教育为例,直到2005年农村开始全面免除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杂费,真正意义上的免费义务教育的序幕才拉开。

而在此之前,义务教育支出主要由县级财政承担,县级财政力量薄弱,于是就发动群众,也就有了所谓的“人民教育人民办”。不少地区农村学校校舍是危房,学生要自己带着板凳去上课。

有学者统计,即使是联邦制国家,基层政府承担的基础教育经费也一般不超过50%。而我国的现状是,区县级及以下财政通常承担超过80%的义务教育支出,即便是已经实现免费义务教育的今天,中央财政教育投入仍然偏低。

引自“城市化观察网”

另外,教育投入本来就是一个见效慢的项目,既然中央教育财政支出比例就不高,地方政府自然倾向于减少教育公共支出。

所以,提高中央财政支出和转移支付给地方教育的经费力度,并加强省级财政统筹力度,扭转“中央请客,地方买单”的现状,“发展更加公平更有质量的教育”才能落到实处。

这就是“中央教育财政支出超万亿”的重大意义,然而从目前的情况看,要解决投入不足和地方不平衡的问题,前路依然艰巨。

第4448期

——–我是帅气的分割线——–

欢迎关注“翻呀”小程序,它主打极简资讯、轻快阅读、一页尽览,为你推荐每天值得看的资讯内容。

长按下图识别小程序码即可阅览今日翻呀。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成年人的崩溃,是从缺钱开始的

功能介绍
央广网健康依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经济之声、都市之声、老年之声等多套专业频率以及央广健康数字电视传播平台,提供最具公信的健康资讯发布、最权威的健康医卫行业交流。


韩寒电影《飞驰人生》里有一句台词:“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借钱开始的。”一句话戳中要害。

成年人的崩溃的确大都与钱有关,可又何止是“借钱”。更准确地说,成年人的崩溃是从“缺钱”开始的。

缺一次钱,就足以让人坚不可摧的世界观崩塌一次,足以让人打碎一切重新看世界:如果说生活是一场修行,缺一次钱也许你就不得不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如果说时间识人,缺一次钱也许你用不着花时间久处就能提前看透许多人心。

/

顺境时的友谊没有那么坚固

三毛曾说:“交朋友,不可能没有条件。没有条件的朋友,不叫朋友,那叫手足了。”初看时觉得有些悲观,看惯了人情冷暖后深以为然。

王叔前几年在生意场上顺风顺水,赚了不少钱。他也性子豪爽,朋友遇到缺钱的地方总会找他借钱,他能帮就顺手帮了,借钱连欠条都不打。这几年,生意越做越难,老婆就劝他把借出去的钱要回来,缓解下资金压力。

王叔刚开始也是抹不开脸,后来家里生意岌岌可危,他就陆续约了几个朋友想要债,没想到他还没开口,几个朋友都不约而同地抱怨最近手头紧,欠他的钱要过阵子才能还上。后来,王叔实在是走投无路,去直接要债,没想到欠债的反而态度蛮横,还有的拒不认账……他又辗转找以前的合作伙伴投资周转,没想到又碰一鼻子灰,一次次被现实打脸。

顺风顺水时的朋友,如今都成了不知感恩的小人;顺风顺水时的伙伴,如今都成了冷漠疏离的陌生人。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到底有多脆弱呢?缺一次钱,也许你就知道顺境时的友谊并不是那么坚固。

有人说世态炎凉,其实也不全是人心浅薄,而是顺境时对你的笑脸多了,容易看错人交错心更容易低估风险。狡兔三窟,人何尝不该多为自己考虑,无论何时,把慷慨多留给自己一分,多为自己想一条后路。

其实你的另一半也嫌你穷

最近在网上看到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我希望我是那种你一见面就觉得心动的人,而不是在权衡利弊后觉得还不错的人。第二句是:你的另一半其实也嫌你穷。对比一看,既好笑又心酸。

 

人人都说,好的感情最是经不起明码标价的买卖和衡量,人人都想要不掺杂任何杂质的感情。殊不知大多人心中都会有一杆看不见的秤,在渴望纯粹感情的另一面同时渴望着自己在感情里是受益者。

 

《北京女子图鉴》里的陈可就是一个例子。

女主角陈可,到北京打拼,后来和一个富二代谈起了恋爱。她渴望在北京有套房,可是她没有钱买房子。她渴望婚姻,可是感情时常让她不安。于是,陈可反复试探着想要富二代在北京帮她买一套房子,想要和他结婚。

 

富二代对买房的态度躲闪,从不正面答应。对结婚态度却很坚决,他说自己不想结婚只谈恋爱。再后来,富二代和一个比自己家境还好的女人结婚了。伤心难过的时候,陈可的领导一边安慰着她一边道出了残酷的人生真相:“他不是不想结婚,他是不想和你结婚。”

谁不想活得轻松一点?谁不想自己付出少一点获得多一点?可惜,99%的人都没有这种“不劳而获”的运气。

 

你缺钱的时候,对方何尝不会嫌你穷?所以永远不要把改变现状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面包会有的,车子、房子、更好的物质生活,更多的精神自由,这一切都会有的。前提是,你得自己去挣。

对亲人拼尽全力也会无能为力

作家八月长安曾说:“让一个人变强大的最好方式,就是拥有一个想要保护的人。”人,有了要保护的人就如同有了盔甲。同样,也有了软肋。

 

人生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你拼尽了全力,却对最亲最爱的人无能为力。曾看过07年的一个叫做《我的老婆没钱治病,死了。》的帖子,至今记忆犹新。

 

帖子的第一条就看得让人鼻酸:我的老婆没钱治病,死了。医生告诉我,如果要治我老婆的病,需要花三十万。不过我没那么多钱啊,我把家产全卖了,只有二十万。后来我老婆死了。再后来,他又陆陆续续发帖,一次比一次沮丧。

 

最后,他发了一条很绝望的帖子说:“谢谢有人想捐钱啊。谢谢。只是我不再需要了。很久以前我很想要钱啊。很想要。我要去看她了。”

 

关键时刻,拼了命的想要钱,是因为想要拼了命地护住最亲最爱的人。而现在,那个想要保护的人不在了,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一瞬间心死如灰,确实太过残忍。

 赚钱的速度,一定要超过缺钱的速度

蔡康永曾说:“生活就是暴击的循环。”

 

何为暴击?厄运,病痛,意外,生离死别,突然间一无所有……生命的节奏起落落落落落……

 

何为循环?打击一个接着一个,一天接着一天,好了又坏,坏了又更坏。周而复始,永不停止……而面对生活循环的暴击,有时在关键抉择的时刻,缺钱就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缺的是钱,没的是命;你缺的是钱,没的是感情;你缺的是钱,没的是机遇;你缺的是钱,没的是……缺钱有无数种可能,有无数种后果,他们都印证着同一句话。你缺的是钱,没的是选择权。

 

最悲哀的是真相是随着时间的增加,随着身份的叠加你会发现:你的角色越来越多,你的责任越来越多。永远在赚钱,却永远在缺钱。

 

所以,想要在关键时刻不那么无能为力,在保证生命健康的前提下,生活以死相逼,唯有一直争气。

别在该努力的时候,选择安逸;别在该忙碌充实自己的时候,选择闲着;别在该突破自己的时候,选择退而求其次。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才不至于任生活打击,任他人轻视,任自己无能无力……

愿你,赚钱的速度,永远比缺钱的速度快。

长按指纹

一键关注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欧洲顶级中卫排名 这个位次你感觉如何

10. 托比-阿尔德韦雷尔德(热刺)

因为续约风波,阿尔德韦雷尔德一度在热刺沦为替补。比利时国脚在俄罗斯经历了一届十分成功的世界杯,回归俱乐部后,波切蒂诺立刻让他重回首发,尽管有报道称荷兰中卫可能在今夏转会曼联。热刺已经触发了合同中的续约条款,但人能不能留得住还是两说。

在比赛中,阿尔德雷韦尔德很少失位,无论是3中卫还是4后卫,荷兰人都可以轻松胜任。在传球方面,他也有非常独到的视野,向两个远端精确分球是拿手绝活,偶尔还会为锋线队友送出精妙助攻。

9. 扬-维尔通亨(热刺)

在热刺效力已经7个赛季,维尔通亨逐渐成长为一名世界顶级中卫。作为阿尔德雷韦尔德在俱乐部和国家队队友,维尔通亨极富侵略性,每每在关键时刻从对方前锋脚尖截下皮球。一对一防守能力突出,对方进攻球员常常会被他逼到边线。维尔通亨还可以胜任左边后卫,本赛季初对阵多特蒙德时,他在这个位置闪耀全场。

8. 吉奥吉奥-基耶利尼(尤文图斯)

意大利人即将在今年8月年满34岁,但基耶利尼依然是最佳中卫之一。地面铲断凶狠,空中头球出色,还拥有很强的比赛阅读能力。在目前的斑马军团,基耶利尼依然是铁打的主力,在C罗的带领下,球队本赛季正朝着20多年来的首座欧冠奖杯坚实迈进。

7. 萨姆埃尔-乌姆蒂蒂(巴塞罗那)

在2016年夏天之前,乌姆蒂蒂名不见经传,但不久之后他便扬名足坛。在欧洲杯期间,乌姆蒂蒂确认将从里昂转会巴萨,而当时的他刚刚在四分之一决赛对阵冰岛的比赛中为法国队首秀。

1米82,法国人在中卫里不算很高,但乌姆蒂蒂的其他素质足以弥补这一劣势。强壮却不失灵动,预判准确率极高让他总是可以比对方前锋更快一步。法国中卫还可以从后场衔枚疾走,将皮球带出禁区,支援球队整体进攻。在去年世界杯夺冠旅程中,乌姆蒂蒂为高卢雄鸡立下汗马功劳。

6. 迭戈-戈丁(马德里竞技)

戈丁也许不会是瓜迪奥拉或者萨里麾下的铁闸,但他与马竞和乌拉圭完美契合。尽管也可以在球队需要时将皮球带至前场,但戈丁更像一位传统的经典中卫,坚韧、果决,是门前的定海神针。除了防守出众,戈丁在本方获得定位球时,还常常可以头球建功。

5. 埃梅里克-拉波尔特(曼城)

拉波尔特是瓜迪奥拉最为青睐的那种中卫,技术扎实、控球娴熟,关键时刻硬碰硬也是毫不含糊。2018年初以5700万镑签自毕尔巴鄂竞技,拉波尔特是曼城冠军旅途的核心成员之一。尽管曾经代表法国青年队比赛,但拥有法国和西班牙双重国籍的拉波尔特暂时还未选择自己的国家队。

4. 塞尔吉奥-拉莫斯(皇马)

在伯纳乌之外,拉莫斯有些毁誉参半,但他世界级中卫的能力绝对不容质疑。皇马队长是这支银河战舰的大心脏,他总是能在最为紧迫的时刻挺身而出。对阵阿贾克斯时的洗牌行为可能会遭到许多人的嘲笑,但在两个禁区内的制空权和铁血精神绝对值得赞扬。

3. 卡利杜-库利巴利(那不勒斯)

虽然今夏失去了若日尼奥,但那不勒斯留住了其他关键球员,库利巴利更是不可或缺。塞内加尔人已经在上赛季证明了自己世界顶级中卫的实力。无论是空中还是地面,库利巴利都很难被突破。更令人惊艳的是他的拿球能力,能控能传头脑冷静,他将是今夏转会市场上最抢手的中卫。

2. 拉斐尔-瓦拉内(皇马)

瓦拉内在去年世界杯上表现出色,帮助法国队获得了冠军。而在皇马他已经赢得了4次欧冠冠军和两次西甲冠军,到下个月,他才刚满25岁。

本赛季随着球队的状态下滑,瓦拉内也有些低迷,但他绝对是一位最全面的中卫。很好的阅读比赛,用速度和灵性随时为队友解围。他还能在需要时衔枚疾进,为银河战舰增加攻击力。

1. 维吉尔-范迪克(利物浦)

足球是团队运动,即便是最好的球员,如果球队不够出色,那他也是无从闪耀。2018年初,前圣徒中卫范迪克加盟了利物浦,他立刻让红军的防守脱胎换骨。荷兰人从未在除了苏超之外的联赛获得过任何锦标,但如今他正在随着利物浦在各条战线高歌猛进。27岁的中卫满足现代足球对中卫的所有要求:力量、速度、空中优势、领导力以及拿球能力。难怪他能成为全球身价最高的后卫。

欧洲

5-FU致死,是人性的扭曲还是命运的玩笑?

功能介绍
关注医脉通肿瘤科,快速获取国内外肿瘤领域进展,及时查看指南更新,抢先知晓热门会议动态。


化疗是癌症必不可少的治疗手段,但也不是所有的患者都能耐受化疗。5-氟尿嘧啶(5-FU)和口服卡培他滨已被广泛应用于结直肠癌、乳腺癌以及其他癌症的治疗中,但是有一部分缺乏二氢嘧啶脱氢酶(DPD)的患者可造成严重甚至危及生命的不良反应。在法国就有4名因严重不良反应死亡的患者家属正在起诉当地卫生局。

医脉通编译整理,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何为DPD?DPD是5-Fu代谢的“限速酶”。体内80%以上的5-Fu在肝脏经DPD代谢生成二氢氟尿嘧啶,再分解排出体外。它与5-Fu的疗效、清除及毒性反应密切相关。

那么能不能在化疗之前通过检测DPD来判断患者是否可以接受5-FU和卡培他滨治疗呢?如果有这种方法,为什么临床上在开始治疗之前并没有开展DPD检测呢?这也是患者家属争论的焦点。

事实上,2018年,法国肿瘤临床药理学小组就建议医生筛查所有患有潜在DPD缺陷的患者,但也有不少专家持反对意见。目前DPD酶活性的判定主要有3类研究方法,包括评估DPD酶活性、DPYD基因改变及编码DPD酶的mRNA改变。

1.DPD酶活性测定

因为方法学的限制,直接对DPD酶检测方法都未在临床广泛应用,因此目前对DPD酶活性阈值也未达成共识。故目前DPD酶活性测定尚停留在实验室阶段。

2.DPD基因的多态性与酶活性的关系

相比于酶活性的检测,DPD的基因检测时间短,实验操作性强。故DPYD基因多态性与DPD酶活性的研究也越来越受到临床医生的关注。

至今已有超过160个突变位点被报道及研究。临床常见且与严重不良事件密切相关的突变类型主要为4种:

DPYD*2A (rs3918290,c.1905+1G A, IVS14+1G A), c.2846A T (rs67376798,D949V), c.1679T G (rs55886062, DPYD*13, I560S)以及c.1236G A (rs56038477, E412E, 单体型B3)。既往研究表明上述突变型患者平均DPD酶活性降低25% (c.2846A T,c.1236G A)至50% (DPYD*2A,c.1679T G)。

目前发现最为常见的导致5-Fu严重毒性的基因突变位点为DPYD*2A(rs3918290,c.1905+1G A, IVS14+1G A),这个位点突变在非洲裔美国人及高加索人种中的频率分别是0.1%及1.0%。

2015年发表在临床肿瘤学杂志(J Clin Oncol )上的一项前瞻性研究,检测了2,038 位接受氟尿嘧啶类为基础方案化疗患者的DPYD*2A(IVS14+1G A,c.1905+1G A,rs3918290),  22 (1.1%)例为杂合突变,并进行减量治疗。

突变携带者的中位剂量强度是 48%( 范围:17%-91%)。与历史对照,3级毒性反应的发生率从73%降至28%;药物导致的死亡率从10% 降至0%。

鉴于DPYD基因突变与毒性的关系,美国CPIC推荐在以上位点杂合突变的患者中起始氟尿嘧啶类药物的治疗时需减量至少50%, 然后根据毒性反应及药动学调整剂量。若是纯合突变,则选择别的药物治疗。

梅奥诊所癌症中心主任Robert Diasio教授表示,这些突变仅占DPD缺乏患者的5%左右,临床上是否应该扩大突变位点的检测来提高敏感性和特异性也尚无定论。存在这些突变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出现酶活性的下降及治疗毒性。除了DPYD基因以外,还有些其他因素与5-Fu药物毒性相关。这包括5-Fu代谢参与的其他多种酶,这些酶若异常表达也可能会影响5-Fu的不良反应和疗效,以及肾功能受损和年龄较大等。

美国每年约有30万例患者预先使用5-FU或卡培他滨,DPD检测方法的复杂性导致即使在美国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和实验室能够大规模的开展检测。随着二代测序等技术的发展,短时间内可同时检测多个位点,能帮助我们高效、迅速地获取突变结果,这一技术一定能够在DPYD基因检测中得以应用。

根据美国国家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大约0.5%接受5-FU治疗的患者因DPD缺乏导致死亡。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内科肿瘤学和转化研究方面的Madden家族杰出教授Alan P. Venook博士表示,在他的整个行医生涯中几乎从未遇到过这类病例,所以DPD缺乏的可能性非常低,并不值得筛选。并且通过连续输注给予5-FU可以显著降低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

此外,还有一种解毒剂——嘧啶类似物三乙酸尿苷,可以用于治疗5-FU或卡培他滨在化疗过程中造成的超剂量或严重威胁生命的毒性。

2016年美国胃肠癌研讨会上公布的一项临床试验评估了三乙酸尿苷的有效性。该研究纳入了135名5-FU毒性风险较高的患者–111例因摄入过量或意外摄入卡培他滨,24例因DPD缺乏和/或严重毒性迅速发作。紧急情况下使用三乙酸尿苷处理,几乎所有患者(130/135,96%)解毒剂治疗后30天内恢复。三分之一的患者恢复到可以在30天内重新化疗。

需要强调的是必须迅速使用解毒剂,出现紧急症状的患者除非在96小时内接受了治疗,否则药物将不起作用。

DPD酶在5-Fu药物治疗中起了重要的作用,患者首次开始使用5-FU /卡培他滨治疗时临床医生需保持警惕,注意毒性迹象。检测及评估DPD酶的活性是开始氟尿嘧啶类药物治疗前重要的步骤,能提高有效性和避免严重不良反应,但要求每个人治疗前都进行预先筛查并不现实,DPYD基因分型也许是个体化肿瘤治疗时代的重要方向。

参考文献:

1.After Fatal Toxicity, Questions Over DPD Testing Before Chemo – Medscape – Mar 13, 2019.

2.韦青, 王晰程(综述), 沈琳(审校). 二氢嘧啶脱氢酶与氟尿嘧啶类药物不良反应及疗效相关性[J]. 癌症进展, 2016, 14(7):608-612.

推荐阅读

1.

2.

3.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